春华孕秋实........我眼中的桑秋华老师
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五月的大地,万木繁荣,我有幸参加了“魅力四摄”摄影团队赴太行山采风活动,让我惊喜的是桑秋华老师夫妇也在队中.


.牋犎鲜渡@鲜ζ涫狄丫枚嗄炅?但很少有过近距离的相处.在菏泽,桑老师也算得一位名人,在摄影的创作园地中他辛勤耕作了二十多年,创作出大量的摄影作品,尤其是在牡丹摄影领域,桑老师更是倾注了大量的心血.如果你和桑老师提起牡丹,平日里不善言谈的他立时会和你侃侃而谈,摄影界的人们都知道,桑老师爱牡丹是出了名的.


.牋犆磕甑墓扔晔苯?如果在牡丹园里饱览国色天香的美丽时,你常常会发现一个穿着摄影马甲的人在花田里跌打摸爬,那人八成就是桑秋华老师.说桑老师在花地里跌打摸爬是一点不夸张的,只要牡丹花一开,桑老师整个就泡在了园子里,所有的事务都抛在一边,这一呆就是半个多月.中间不管是烈日当空还是刮风下雨,他是废寝忘食,雷打不动.为了一个摄影角度,桑老师常常趴在地上拍,所以那个时候你看到的总是一个满身泥土的形象.桑老师拍牡丹不光是春天拍,我看过他拍的一组四季牡丹,在一个固定的位置,桑老师拍出了牡丹春夏秋冬的演变.还有一幅雪中牡丹,是大田里自然开放的牡丹,这一难得的自然奇观被他捕捉到了.摄影是瞬间的艺术,而在这一瞬的背后,往往耗费了艺术家多年的勤恳,我们在欣赏艺术的美丽时,可否想到它孕育中的艰辛?


.牋牰嗄昀?桑老师一直倾心于牡丹摄影,拍摄作品一万多幅,出版了十余本画册,在国内同领域鲜有能比者,桑老师的牡丹作品享有着很高的知名度.桑老师喜爱牡丹,是因为他对家乡怀有一种浓厚的情感,他更多地把拍好牡丹看作是自己的一份责任.三年前那场水灾使牡丹园丧失了大片多年培植的牡丹,每每谈及此事,桑老师都流露出一种深深的痛惜.多年来的相处,在他的眼中,牡丹俨然似自己的孩子一般.对于宣传牡丹,发展牡丹文化,让牡丹走向更广的范围,桑老师做了很多实际的工作.在依托牡丹优势,发展家乡经济方面,他也提出过许多中肯的建议.


.牋犐@鲜Σ唤鼋鍪亲硇挠谀档の幕姆⒄?他还是一个有着更广泛社会责任感的人.04夏季年那场大雨,菏泽城内许多地方受淹,桑老师扛着相机,冒雨赤着脚在水里拍了两天,结果脚部被划伤导致感染,住了好几天医院.这样的工作桑老师都是自愿去做的,并无半分报酬.近年来菏泽城市发展迅速,变迁很大,有心的桑老师拍摄了大量的城市变革资料,甚至每一个街道的路牌都记录下来,为菏泽城区的发展史留下了宝贵而详实的记录.


.牋犜谔猩讲煞绲牧饺?我与桑老师朝夕相处,感受到他人格魅力的另一面.清晨在步行街候车的时候,看到桑老师为扔一小张废纸而跑到远处去寻找垃圾箱,让我们同行者们深受感动.在路上,桑老师时刻关爱着大家,遇到事情,甚至是寻地问路之类,他也是事必躬亲.在河南辉县就餐时,看到我们包租的中巴车身被晕车者吐得很脏,他马上找来扫帚和水桶去清洗,最后还是司机硬是夺了过来.吃饭的时候,他总是招呼这个,关切那个,等到大家都安顿下来,碗筷齐全了他才开始用餐.


.牋犖颐恰摈攘λ纳恪本憷植康某稍倍际谴油辖崾兜?对于我们这些业余的摄影爱好者,身为影协副主席的桑老师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和支持.对于会员的作品,桑老师都是鼓励再鼓励,从来没有横加指责,他深有感触地谈起过自己的从影道路,当时他的家境很困难,用胶片是很费钱的,他说如果不是他的老师屡次鼓励他,恐怕他早就放弃几次了.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刚刚入门的初学者,桑老师总是充满着爱护和鼓励之情.在出发途中,他拿出自己制作到深夜的立体灯片让我们欣赏,并简介了制作方法,还拿出他创作中的录影带来让我们观看.在拍片过程中,他总是把自己当作普通的一员,以平等的身份和大家交流创作的得与失,让我们觉得可亲又可近.和桑老师在一起,你首先感受到是他谦和的为人,让我们领悟到了艺术教程中学不到的东西.古人云:”功夫在诗外”,从来就没有单纯的艺术,只有与人格相结合的艺术才能是真正不朽的艺术.


.牋牬犹猩交乩春蟮牡诙?我和桑老师联系去取片子,因为当时我带的储存卡小,片子存到桑老师的储存器上了.桑老师正在外面忙事务,接到电话告诉我二十分钟赶到,我正为打扰了他而感到歉疚,桑老师又叮咛了一句:”快要下雨了,出门时别忘记带雨衣”.我拿上雨衣就去了桑老师的工作室,刚到那里,天空中果然下起了一阵急雨.等了一小会儿,只见桑老师骑着摩托车从雨中冲过来,他自己却没有穿雨衣.我本想说桑老师你该等雨停了再来,可他一面把车往台阶上推,一面急急地招呼我上楼,我嘴里的话就又咽了回去,心中荡漾着的是一片感动.


.牋犐@鲜臀颐撬愕蒙鲜峭淙?相差并不大,但在我的眼中,他处处有着长者的风范.他是我们的良师,又是我们的益友,遇到这样的一个人,当是我们这些艺术爱好者的一大幸事.

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刘群牋   2006